聯系我們
  • 地址:重慶市南岸區南濱路162號2幢
  • 郵編:400061
  • 電話:62630613
  • 傳真:62630613

清明風物與幽思

文/鄧斌   圖/鄧斌   責任編輯/張平   2019年04月08日   字體:【    

清明風物與幽思1_副本700.jpg

又是一年清明時節,雖在山區堅守崗位值班,但山里自有佳趣,得以消遣閑時。

風柔天清,想著村里的牡丹花該盛放了,清明菜也正當食,就往山里信步走去。轉過山頭的小路,隨手掐了一把綠茸茸的清明菜,往前面靜謐的院子走去。在牡丹花開的老屋旁,一位老人微笑著招呼我去看花。

“可惜你來遲了幾天,瓣兒都落了,前幾天才好看呢。你喜歡啊,那就全部摘走好了。這時節沒有果子,過幾天枇杷、李子熟了記得來吃。”

聽著這般溫暖人心的話,看著老人慈祥的面容,不禁有些熱淚盈眶。

“只有我一個人在家了,小的都打工去了,過年才回來。姑娘你從哪里來?可習慣了,家里還有哪些人呢?”

陪老人家聊會天,就去拍牡丹花,只是多數都已經憔悴萎落不堪凝目了,但也有一些含苞欲放的,嫣然可愛。以前爸爸愛種花,也在后院的小花圃里種過一株牡丹,快開花的時候,外婆總是拉著我的手天天探看。住老院子的時候,常常有人來討糧食,都是遠處失火的人家,外婆總是不用人家講完,就趕緊去拿升子裝滿滿的一升黃豆或米。小學時,爸爸讓家偏遠的學生住到家里,他自己睡地鋪。外公從女子貴族學校離職回鄉教書,自己節衣縮食卻資助窮苦人家的孩子讀完了大學。如今,這一切卻只能在夢里欣然,醒來惘然。

小心翼翼的摘了兩朵牡丹,謝過老人家,一路捧著回來。我知道已翻然凌霄的你們,也是嗜愛花的,有你們的守護,每日都是花期。

回到宿舍,清洗清明菜,和糯米粉一起揉成青團。外婆在世時,每年都會依時節做這些吃食,如今她雖然不在了,她的愛卻從來沒有離開過,我也要跟外婆一樣,做青團、端午粽、神仙豆腐、團圓月餅……將她的美食傳承下去。

甜糯的青團蒸好了,和同事們分享,真是心情愉悅。

午飯,師傅炒了香椿雞蛋,食堂的落地玻璃窗外,一樹泡桐花已開到了最美,滿樹紫花和兩顆油桐白花相映。如此美食、美景,豈不感恩于心。

清明風物與幽思2_副本.jpg

花壇里開了好多種顏色的映山紅,最動人心魄的還是山野里隨意生長卻紅得似火的。園子里的過于花團錦簇,顯得有些俗氣,山里的卻開的讓人觸目驚心,正應合古詩“山青花欲燃”,又有“杜鵑花下杜鵑啼,哭風凄雨夢亦迷。”之感。小時候,外公就告訴我,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紅是烈士的鮮血染成的,他們經歷過的艱難曲折,他們的無私奉獻,敢于為共產主義犧牲的精神,會被一代代人銘記。

在這春和景明的日子,央視天天播放著《家國清明》,除了讓我們銘記歷史,致敬英雄外,自有其智慧和深意。不管冬天怎樣嚴寒蕭瑟,來年依舊會春暖花開,年年復年年,生生不息。更是我們這代人,應加披荊斬棘,砥礪前行,為了理想和國家而堅持不懈奮斗。